关闭微信号码
微信号:请联系网站管理员
微信二维码图片
微信扫以上二维码 或 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
一定要告诉我【从代妈看到的】否则拒绝
信息详情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-> 长沙代妈 -> 致缪可馨跳楼的老师长期霸凌长沙高薪代妈招聘学生,呼吁全面客观
致缪可馨跳楼的老师长期霸凌长沙高薪代妈招聘学生,呼吁全面客观
【应聘提醒】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、培训费、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,请保持警惕!建议多家咨询对比,寻找有通过身份证+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。
独家广告赞助商
会员级别: (到期时间:终身)
置顶情况: 未置顶
公司名称: 圆梦孕妈
认证情况:

未上传身份证+营业执照

未通过身份证+营业执照认证

应聘电话:
13280617512 圆梦孕妈 [查看发帖记录]
打电话给我时,请一定说明在  长沙代妈  看到的,谢谢!
联系微信: 13280617512
  • 只要会打字,动动鼠标、传点图,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站(PC+手机版)点击右侧立即入驻 →
点击注册图片

  有人在后台留言说,现在的孩子打不得,骂不得,太缺乏挫折教育了。

  的确,自杀的孩子越来越多,但应该一事一议,不宜眉毛胡子一把抓,统一归因。

  有句话,“未受他人苦,莫劝人大度”,因为调查浮于表面,我们尚不了解缪可馨小朋友的真实痛苦,以及导致这痛苦的最根本的原因。

  记得有一年教师节,本地影响力较大的一个论坛,开设了一个栏目,让网友对自己最喜欢的一位老师表白,当然,对优秀老师表示感恩的学生不少,

  但意外的是,有师德失范的老师被自己的学生揪出来了,学生们吐槽自己当年的暗黑境遇,以及这境遇对此生造成的伤害。

  去年,河南栾川县,还发生过贰零年后的教师节,学生拦路打老师的事件。

  那个学生,通过暴打老师,解开了自己贰零年来的心结,达成了自我和解。

  阿德勒说:“幸运的人一生都被童年治愈,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。”

  每个成年人应该都能体味过童年的无力感吧,往往 大人的伤害,会形成一个猩红的伤口,一生都难以结痂。

  零贰

  随着缪可馨跳楼事件的持续发酵,她的语文老师袁灯美的历届学生开始在网上指证她。

  透过这些指证,你会发现袁灯美有着长期霸凌学生的恶习。

  袁老师贰零零玖届毕业学生,已核实过信息

  另一位贰零零玖届毕业学生,对袁老师的痛苦回忆。

  冯泓长沙高薪代妈招聘玮实名举报袁灯美

  还有一男一女分别接受了 的采访,讲述了自己的遭遇(遗憾,我在 没找到链接)。

  凌霸的心理前提是不对等,语言的侮辱和身体的伤害,基于的是师德缺失,与人交往最起码的尊重和平等的缺失。

  心理学家武志红说:“语言暴力真的会变成一把凶器”。

  这把刀别人都看不见,只有受过暴力的人才知道它一直斜刺在自己心里。

  我想,缪可馨即便能幸运活下来,恐怕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去填充内心的那个黑洞。

  零叁

  缪可馨瞬间就跳楼了,内心的痛楚应该被隐忍很久了,只是那一刻,又被某件事突然引燃了,顿觉生无可恋。

  妈妈说,去年壹零月,孩子回来哭诉,作文棵上,因为有些感冒,她拿纸巾擦鼻子,结果袁灯美以为她上课在做小动作,上去就扇一巴掌。

  自缪可馨被扇耳光之后,想换一个班。她跟孩子爸爸打算帮孩子办转学手续,但孩子的成绩很好,学校不太愿意放人。

  他们也担心突然给孩子换一个环境,她会不会不适应。

  于是,妈妈和缪可馨商量,让孩子每天跟她说一下在学校的情况,如果受了袁老师的委屈,要第一时间和妈妈说,妈妈会去找她。

  家长无奈之下,做出了少折腾的现实选择。

  换作你我,大概也不会认为自己会是那个最倒霉的人吧。

  家长哪里会想到,孩子却因此精神陷入困境。

  她可能觉得觉得即便跟家长倾诉了,家长也无能为力吧。

  大概她也一直想不明白,为什么受虐的总是她,难道自己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?

  最终,无法忍受的她,一念之间,放弃了自己和整个世界。

  零肆

  缪可馨离世后,这位老师没事人一样,事发后两三天,还在上课,还在群里引导家长为自己的行为点赞,还跟同事有说有笑。

  请原谅我爆个粗口,这他妈的还是个人吗?!

  这种货有悖人伦,不配做为人父母,更遑论为人师表!

  万千网民都能为一个陌不相识的女孩生命的陨落而痛惜,而愤怒。

  作为老师,自己的学生跳楼自杀后,难道不应该惊慌失措,痛苦万分吗?

  的确,这个世界,有人缺失感情素养,缺失同理心和 心。但作为老师,是不应该缺失的。

  这样的教师太可怕了,如果没有缪可馨之死,还会有多少孩子的身心继续被她荼毒下去?

  调查组由学校和区宣传部共同组成,引用的材料是袁灯美的书面说明,口口声声老师没错。

  缪可馨的妈妈说:

  他们不但一直为袁灯美开脱,而且,还往受害者身上泼脏水,

  这样的发声不免让人冒火。

  所以,娃死了活该?

  调查组的思维进入了误区。拜托,袁灯美代表的是她个人,并非教师群体,更不是常州市教育部门。

  只是袁灯美恐怕要让护犊子的调查组失望了。

  开始不承认打过孩子,不承认课外办班,架不住舆论倒逼,自己又主动认了。

  调查组体谅袁灯美的精神压力很大,现在恐怕面临新调查的成立,他们自己压力也大了。

  零伍

  缪可馨跳楼前,袁灯美到底打没打她耳光,期待新的调查组客观公正展开调查,必须要揭开孩子死亡的清晰的因果链,还孩子一个公道。

  武汉大学人文学院教授、副院长陈国恩指出,袁灯美用精神折磨法导致缪可馨跳楼自杀,或涉嫌刑事犯罪。

  他提议家长诉诸法律,将袁灯美连带学校告上法庭。

  这样的悲剧发生,愿教师群体不要因此觉得这是对教师行业的苛求,由此管起学生来战战兢兢。

  老师在执教过程中犯下的错,是无心之过,还是故意为之;是专业水平高低的问题,还是人格的重大缺陷问题,

  请相信,这些基本是非,世人还是能洞若观火的。



联系我时,请说是在代妈看到的,谢谢!